() “不好意思,我现在是头,不接客很多年了,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封染一副过来人的语气。

“我可是听说染哥你还是学生呢,鲜嫩的很。”无视御凛寒结冰的脸,纪逸承揶揄道。

“那你一定听说过,我只喜欢处……男。”暧昧的贴在纪逸承耳畔,封染笑的邪魅,“所以很抱歉承少,你没机会了。”

纪逸承脸上的笑容一点点褪尽。

在封染还想继续刺激他的时候,人被御凛寒阴寒着拽走了。

“当少爷还当出自豪感了?”御凛寒拽着封染往观光车上塞,语气阴冷的如同簇了冰。

“寒少,老师说360行,行行出状元,干一行要爱一行,不满您说,我确实觉得挺自豪的,不偷不抢。”

“你……”御凛寒被她噎的说不出话来。

纪逸承和李晴也先后上了观光车,车子缓慢的在曲棍球球场前进。

“寒少,你让我陪你不会就是看你打球吧。”封染挑眉问。

“你不是要找人。”御凛寒冷冰冰开口。

“你找到了?”封染脸色吊儿郎当的神色褪尽,一脸严肃问。

高颜值大眼美女花丛中美如天仙唯美动人写真

“没。”御凛寒惜字如金。

封染刚才还如同簇了烛火的眸子瞬间暗了下来。

“染哥,寒少找到你哥哥的女朋友了。”李晴忍不住开口。

这消息还是纪逸承告诉李晴的,昨晚御凛寒花了一晚上的时间让人去找线索。

“错了,是前女友。”纪逸承纠正。

女朋友?前女友?

带着疑惑,封染和御凛寒三人一起到了曲棍球场的vip休息室。

休息室里坐着一个穿着很普通的女人,女人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的样子,长相淳朴。

封染打量着女人的同时,女人也打量着封染。

女人问:“你是封迎弟弟?”

“恩,你是?”封染的神色淡淡的,他有点不信眼前长相普通的女人就是自己哥哥的女朋友。

“听说你也是当少爷的?”女人眼底有些轻蔑,似乎很嫌弃封染。

封染没说话,只是拧眉看着女人。

女人的情绪突然失控,上前就想揪住封染打,“你真脏,和你哥哥一样。”

“都是你哥,害我白白浪费了2年的青春,你知不知道,你哥他是男公关,男少爷,他骗我2年了,我恨他,恶心他,我们都准备结婚了,我才知道他是男公关,交往的时候他说出差,原来出差就是去卖p眼。”女人揪住封染的衣领又是哭又是打。

女人哭了许久,冷静下来后,悠悠开始和封染讲述自己和封迎的故事。

女人说,她和封迎是在网上认识的,封迎长得很帅气和封染一样。

封迎对她很好,对她的家人也很好,她是农村的,家里条件不好,她爸爸生病的时候,是封迎出了30万治疗的,他们住一起七年了,聘礼都下了,封迎给了10万,房子也买好了,100万,阳宁市区的房子写的是她名字。

女人说封迎平时在家里就很照顾她,给她做饭,拖地洗完洗衣服,女人自小生活在乡下,长相普通皮肤也不好,封迎经常带她去美容,带她出国,带她吃西餐,去见识她以前想也不敢想的大千世界,她说封迎很温柔,把自己宠成了公主。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