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门口叫他的名字:“章伯言,你开门。”

   怕楼下福伯听到,她的声音压得小小的不敢大声。

   里面仍是传来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还有碎裂的声音。

   她实在是担心他,于是叫了福伯过来拿钥匙开了门。

   福伯也有些怕,开了门想进去,从里面传来一声阴沉的声音:“滚!”

   福伯心里一颤:少爷从来没有这样狂躁过。

   “福伯,你先下去,我进去就行了。”莫小北拍拍福伯的手背,小着声音说:“你替我准备午饭,我有些饿了。”

   福伯睨她一眼,“唉,这个时候了。”

   不过想想他此时进去八成当了少爷的出气筒,少爷见了他不定火气更大。

   不如让小北哄哄吧!

   于是福伯给小北一个眼神,缓缓下楼去了。

   小北舔了下唇,打开门进去。

   比基尼小宝贝

   章伯言还在生气砸东西,他少有这样愤怒而克制不了的时候。

   小北才进去,颊边就堪堪擦过一个物件来,她惊呼一声咬了下唇,再对上他的眼。

   他仍是不解气,眼神十分地冰冷。

   小北默默地捡起地上扔掉的书。

   那是他经常读的一本,上面圈满了字,有一页就圈住了莫一小一北三个字。

   这书,他平时当成宝贝一样,今天是气坏了才会这样扔的吧。

   她默默地抚着书皮,放回原来的地方,又将他扔掉的每一件东西都归回原位,放好后她垂着眸子,“我先出去,你想通了就出来,午餐我让福伯准备了。”

   说着,她转身握着门把想开门,身后响起他的声音:“莫小北!”

   近乎是咬牙切齿的。

   她顿了一下,低声说:“我知道你气我,但是她存了那样的心思你弄死她她也不会说,况且那药她就只有一份,我也想过给她打两针她大概会弄出来,可是不管她还是唐馨都那样狡猾……”

   她回了头:“伯言,你心里明明知道的,不付出一点东西她是不会拿出来,你又何必白拍折腾?”

   她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了,结婚也好几年,她又比他小上好几岁,是头一次以一个妻子的身份叫他伯言。

   章伯言没有开口,就只是那样地望着她。..

   莫小北心里有些凄凉,知道他是生了大气,一时半会大概不会消气,于是低了头,“我回去休息一会儿。”

   手放在门把上,他在身后又说话了:“莫小北你累了是不是?我也很累,但是我不能停下。”

   一双手臂抱住了她的纤腰,他的下巴搁在她的肩上,脸整个地和她的紧贴着,他的声音沙沙的,“小北,我不要你有事……不要你忘掉我。”

   她被他抱着,心里的难过到了极点。

   好一会儿,她才扬起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意,很轻地说:“章伯言,如果我忘了,你还能让我重新爱上你,是不是?”

   “不要!”他的声音低沉:“追你太难,我不能冒险。”

   而且他们彼此都知道,她的后遗症不单单是失去记忆这种可能,她还可能变得更糟的。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