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馆的大门被推了开来,两个身着白色狐裘,打扮贵气的男子,带着几十个护卫走进了酒楼。

   为首的男子是元婴修士,旁边稍显稚气的男子只有金丹巅峰修为,看两人这架势,就知道出身非凡。

   门一开,一股冷风便灌了进来。

   叶凡朝着进门的人看了一眼,很快收回了目光。

   “两位,可以拼个桌吗?”殷浩走到了白云熙和叶凡身边问道。

   白云熙的目光在酒馆之中随意的扫了扫,道:“两位随意。”

   酒馆之中,原本有不少空位,但是,殷浩和殷轩带了不少护卫过来,一下子就使得酒馆之中座位有些拙荆见肘了。

   殷浩和殷轩在叶凡和白云熙的旁边坐了下来。

   殷轩看了看叶凡的杯子,有些好奇的道:“道友喝的是什么酒啊!还挺好看的。”

   叶凡红了红脸,不悦的道:“你问那么多干什么?”

   殷轩闷闷的道:“随便问问嘛!”

   白云熙笑了笑,道:“他喝的不是酒,是茶!”

   青春少女学院风连衣裙浅笑嫣然铁轨写真

   殷轩点了点头,若有所悟的道:“哦,我说呢,我怎么没见过这种酒。”殷轩看着叶凡,爽朗的笑了笑,道:“你一个大男人居然到了酒馆,居然喝茶不喝酒。”

   叶凡:“……”

   白云熙淡淡的解释道:“他是三杯倒,所以,不能喝酒。”

   殷轩笑了笑,道:“原来如此,这位道友你也太不中用了,一个大男人居然不能喝酒。”

   叶凡:“……”这个臭小子,居然瞧不起他,真不知道云熙为什么要同意对方拼桌。

   殷浩笑了笑,给殷轩点了一壶跟叶凡一样的茶。

   殷轩不悦的道:“大哥,我要喝酒啦!”

   殷浩瞪了殷轩一眼,道:“不行,这地方可不安全,你要是喝醉了没人管你。”

   殷轩红着脸,不悦的道:“大哥,我不是小孩子了……”

   殷浩冷冷的道:“也没多大!”

   殷轩有些气闷的看着殷浩,但也没有继续争辩什么。

   “两位也是来云海冰林猎妖的?”殷浩问道。

   白云熙点了点头,道:“不错。”

   “两位想要猎什么妖兽啊!”殷轩问道。

   “冰狮翼虎。”叶凡道。

   殷轩噗嗤笑了出来,叶凡看了殷轩一眼,不悦的道:“你笑什么呢?”

   “就你这个修为,也敢去肖想冰狮翼虎,不怕被一口吞了吗?”殷轩忍不住道。

   叶凡将修为压到了金丹巅峰,殷轩显然是将叶凡当成了金丹修士。

   叶凡和白云熙外出,隐藏修为的时候,往往会将修为掩藏成同一级别,这次有些不一样,白云熙将修为压到了元婴中期,叶凡比较狠,降成了金丹,叶凡伪装成了跟着白云熙出来混的晚辈。

   叶凡随口敷衍道:“成年的我当然不敢想,我只是想是不是可以抓只幼崽。”

   “冰狮翼虎族子嗣艰难,成年翼虎对子嗣极为看重,幼崽都被藏在洞府之中,至少有一只成年翼虎守护,没那么容易得手。”殷浩喝了一口酒,淡淡的道。

   “且不说冰狮翼虎的厉害,这翼虎生活在禁区,以你的修为走不到那里的。”殷轩道。

   叶凡皱着眉头,暗道:他将修为压制在了金丹巅峰境界,但是,殷轩也不过就是个金丹修士吧,这个臭小子自己也只是个金丹,也敢看不上他。

   白云熙听到殷轩的话,暗道:冰狮翼虎在禁区,封印老祖宗的冰山就在那附近,所以,老祖宗果然也是在禁区吗?

   “若是有圣阳丹的话,倒是可以深入禁区。”殷轩道。

   白云熙看着殷轩,暗道:这小子话似乎挺多的,虽然殷轩说话有些不客气,但是,看着没什么恶意,看两人的打扮和身边的护卫,极有可能背后存在大靠山。

   “圣阳丹是圣级丹药啊!”白云熙道。

   殷轩点了点头,道:“对,是圣级中期丹药,说起来,要是有这个丹药也不用去肖想冰狮翼虎了。”

   白云熙:“……”圣阳丹可以抵御寒气,同时还可以提升修为,价值非比寻常。

   “圣级中期丹药,那太难得了。”白云熙笑了笑道。

   殷轩点了点头,道:“是很难得,不过,前段时间有人炼制出来了,你们知道叶凡吗?”

   叶凡喝了一口茶,兴致缺缺的道:“不知道。”

   白云熙:“……”

   殷轩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叶凡一眼,道:“你居然连叶凡都不知道,你真是孤陋寡闻啊!”

   叶凡眨了眨眼,满是无辜的道:“这家伙很有名吗?”

   白云熙:“……”叶凡这家伙,什么德性啊!

   殷轩有些不悦的道:“叶凡当然有名了,你居然连叶凡都不知道,你是从哪个深山野林里跑出来的。”

   “我一直在隐居,最近才出来,叶凡到底是个什么人啊!”叶凡解释道。

   白云熙别过脸,闷头喝了一口酒,暗觉有些听不下去了。

   殷轩眉飞色舞的道:“要说叶凡,就不能不提前不久的天级丹师大比了,据说,这次天级丹师大比关系一件丹道至宝的归属,中洲四位圣级丹师出席了大比,各大炼丹势力,高手尽出,盛况空前。”

   “比赛之初,有不少人传言说,这次比赛的第一非清虚宗少宗主柏宇莫属,清虚宗众修士,对柏宇也是信心满满。”

   “不想真正到了比赛的时候,柏宇就表现的有些不够看了。”

   “这次比赛不但有绝世丹师叶凡力压群雄,还有圣丹师韩慕飞奇峰突起?”

   “据说比赛一开始,就精彩纷呈,前几轮比赛,叶丹师、韩丹师、柏宇丹师都是第一次就炼制出成品,三人的速度,甩出了旁人一大截。”

   “比赛进行到一半,柏宇出局,叶凡和韩丹师两雄争锋,两人连续炼制了十炉天级顶级丹药,把大赛主办方准备的天级顶级药草都炼光了,依旧没分出胜负。”

   “最后,有圣级丹师提议让两人炼制圣级丹药,以丹药完成度高的人为胜,结果两人居然都炼制出了圣级丹药。”

   “此次,天级丹师大比,最后,竟是变成了两个圣丹师争锋,让人始料未及。”

   “天河宗韩慕飞也很厉害,可惜,遇到了叶凡。”

   “第一次炼制圣级丹药的时候,叶丹师和韩丹师第一次炼制的圣级丹药是圣级补元丹,最后一锤定音,决定优胜者的却是叶凡之后炼制出来的圣阳丹。”

   “值得一提的是,大赛之前,开了不少赌盘,很多人买柏宇第一,输的倾家荡产,叶凡名声不显,也没有多少人买他第一,以至于最后,星洲的各大赌坊都赚大发了。”

   叶凡原本听殷轩夸奖他,听的津津有味的,听殷轩提到赌坊,叶凡忍不住有些遗憾了,暗道:他怎么早没有想到,去赌坊买上个几把压自己胜呢,错过一个大好的发财机会,真是可惜。

   “买柏宇胜的人很多吗?”叶凡问道。

   殷轩点了点头,道:“很多,听说清虚宗有很多修士为了讨好柏宇,也可能是想赚一笔,重金买了柏宇赢,柏宇一输,清虚宗不少人都输的要当法器了,也因为如此,柏宇在清虚宗威信大失。”

   叶凡撇了撇嘴,道:“这些家伙没眼光啊!活该!”

   “其实,清虚宗的人输的底朝天,也没什么,就是据说天河宗的有不少修士,也买了柏宇第一,那些家伙输了也不敢吱声。”殷轩神神秘秘的道。

   叶凡眨了眨眼,道:“有意思。”

   白云熙看着和殷轩聊叶凡聊的热火朝天的叶凡,不禁有些无语。

   ……

   午夜时分。

   叶凡躺在酒楼旁边的客栈之中,忽闪忽闪着眼睛,道:“云熙,我现在很出名啊!到处都有脑残粉,今天那个傻瓜修士很崇拜我啊!你发现没有啊!”

   白云熙:“……”叶凡这家伙,居然骂脑残粉是傻瓜!

   虽然殷轩那家伙看着是不怎么聪明的样子。

   白云熙暗自猜测,殷轩是大家族的少爷,一直被保护的好好的,最近才被放出来历练。

   敖小饱重重的砸在了叶凡的肚子上,愤愤的道:“不要脸的家伙,骗人家夸你,羞羞羞!”

   叶凡不悦的道:“我才没有骗人家夸我,人家是心甘情愿夸我的。”

   白云熙:“……”

   白云熙看着地图,道:“大致可以确定禁区的位置了,不过,云海冰林最近好像刮起了寒冰风暴。”

   云海冰林时不时的就会有寒冰风暴出现,被卷入其中,很容易万劫不复。

   叶凡摆了摆手,道:“不用担心,过几天就结束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开路了。”

   白云熙沉吟了一下,道:“叶凡,你会血脉回溯术吗?”

   叶凡点了点头,道:“当然,你想再来一次吗?”

   白云熙点了点头,道:“不错,我听说,要是两个血脉相连的人离的近了,血脉回溯之术的效果会好一些。”

   叶凡点了点头,道:“是这样没错,不过,血脉回溯的效果是一次比一次差的。”

   “就在这里,再来一次吧,我想看清楚一些。”白云熙脸色严肃的道。

   “好吧。”

   ……

   叶凡取出了白云熙的一滴血,激活了血脉回溯之术。

   白云熙闭着眼,灵魂再次进入了一个神奇的地方。

   白云熙看到了之前见过的冰山,白云熙这次看到的冰山,要比上次清晰,白云熙有些惊疑的发现,冰山之上居然存在封印,封印看起来玄奥无比,应该也有些年头了。

   看到一座熟悉的冰山,白云熙立刻飘进了其中。

   之前白云熙在冰山之中看到了白逸尘的冰棺,这次甫一进入冰山,白云熙就看到了一条冰龙,冰龙似乎发现了他,冰龙双眸有些狡黠的看着他,对着他怒吼了一声。

   “混账”白云熙听到白逸尘清冷的声音。

   白云熙睁开了眼,吐出了一口血。

   叶凡看着白云熙,道:“怎么了?”叶凡有些担忧的抱住了白云熙,上次血脉回溯的时候,进行的还挺顺利的,但是,这次好像出了点问题,进行到一半,就被强行中断了。

   白云熙皱着眉头,道:“被一个生灵暗算了,老祖让我不要管他,赶紧走。”

   叶凡眨了眨眼,道:“奇怪的生灵?什么生灵?”

   白云熙思索了一下,道:“像是天火火灵。”

   叶凡不解的道:“老祖收服天火了?”

   白云熙摇了摇头,道:“没有。”老祖和天火好像处在僵持状态,老祖似乎还落在下风。

   ……

   客栈内。

   殷轩站在窗口,看着外面的暴风雪,落落寡欢的道:“大哥,我们什么时候出去啊!”

   “等风雪停了就可以出去了。”殷浩看着窗外的风雪,淡淡的道。

   殷轩坐在了床上,道:“大哥,今天那个金丹修士,居然想去抓冰狮翼虎,他胆子可真大。”

   “你和那人还挺聊得来的啊!”殷浩扫了殷轩一眼。

   殷轩点了点头,道:“那家伙不怕,家里的下人见了我都束手束脚的,他一点都不怕我。”

   殷浩在心中叹了口气,殷轩小时候,有一个侍女玩伴,殷轩对那个侍女很好,但是,那个侍女还是背叛了殷轩,给殷轩下了毒,好在发现的早,殷轩被抢救了过来。

   不过至此之后,家族给殷轩挑选的人,就非常小心,殷轩长到现在也没几个玩伴。

   “那两个人,可没那么简单,还是小心点为好。”殷浩道。

   殷轩满是不以为然的道:“不简单吗?哪里不简单?我看他们没什么特殊的啊!”

   殷浩摇了摇头,道:“说不上来,那个金丹修士给我一种很危险的直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