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集团。

   阮白看着董特助送过来的关于T集团的财务报表,看到那些数据,她秀气的眉头,微微蹙起。

   她坐月子的期间,因为T集团群龙无首,即便有能干的董特助在周旋,但依然不行,T集团的股票一直下滑的厉害,直接从最高点跌到最低。

   也许是人心涣散的缘故,公司里的整体业绩,更是节节下滑。

   望着那一摞厚厚的,几乎是坏消息的文件,阮白不由得抚了下疲惫的太阳穴。

   感觉好难。

   现在她彻底的理解了,慕少凌作为集团Boss每天有多忙,他的工作有多么的心力交瘁。

   她也真的很无奈,从不曾想过慕少凌为何要将偌大的公司,交到她一个从未曾做过生意的女人手里。

   她的压力真的很大,有时候甚至想自暴自弃,任由公司就这样破败下去算了。

   但大部分时候,阮白终究还是理智的。

   她绝对不能让慕少凌的心血毁在自己的手里,即便不能让T集团在自己手里壮大,最起码也要让它维持现状,这是阮白给自己定下的目标。

   当然,T集团毕竟是知名跨国公司,即便这段时间处处受到各种打压和冲击,它的根基毕竟还是很深,不是谁能快速瓦解掉的。

   妍子梦幻的可爱色戒

   收回思绪,阮白继续处理文件。

   当她看到夏蔚竞标失败的文件时,她愣了一下,随即便快速的按了内线:“Tina,你让夏总监过来一趟。”

   夏蔚来到总裁办,看到阮白面对着各种文件愁眉不展的样子,面露轻蔑:“阮总,您找我?”

   阮白见夏蔚傲慢的态度,有些微的不满,但她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耐心的问道“夏总监,我找你是想问你关于龙湖竞标的事情,这次竞标为什么……”

   夏蔚一屁股坐到阮白对面的旋转座椅上,她翘着二郎腿,毫不在意的打断阮白,说:“你是想问我为什么竞标失败?实在很抱歉,对手是强大的薛氏集团,你应该也清楚那个公司董事长是薛家二公子,薛家实力雄厚,而那男人又是个标准的笑面虎,他向来手段卑鄙,阴险狡诈,做生意的时候会不顾一切的抢标。慕总在的时候,还能压制他一头,可现在慕总不在了,没有人能压制的了他,这次竞标失败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何况,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我可记得当初阮总信誓旦旦的说,一定会拿下龙湖的那片地皮。阮总都上任将近两个月了,别说你拿下龙湖的地皮了,就连平常慕总亲自谈单的大客户都被你弄丢了不少,阮总你真是有本事的很啊!还有,你……”

   夏蔚明褒暗贬的话,像是浑身毛刺的仙人掌一样,砸到阮白的心坎里,字字带血,让人很不舒服。

   “夏总监!”

   阮白温婉的脸,出现一抹厉色:“我现在的情况,你应该也很清楚。宝宝刚满月,我就来公司上班了,很多业务和东西我根本不熟悉,如今在很努力的学习中。虽然我现在的能力不足以让你们心服口服,但人总有一个成长期,我相信将来我一定能胜任代理总裁这个职务,也请你们给我一点时间。当然,这次竞标失败,自然我的因素占据了很大的部分,但此次丢失的,我一定会从其它地方拿回来。还有,我知道你现在对我满腹牢骚,但无论你再怎么不屑,你再怎么不想承认,我现在依然是你的上司,请注意一下你的工作态度!”

   这一瞬间,阮白的气场变得分外强大,女子柔美的五官,被她凌厉的气势也衬托的逼人起来。

   周遭的空气也变得紧绷,有一种一触即发的张力,夏蔚甚至觉得自己有种被吞噬的感觉。

   那种感觉甚至让女强人的她,都有些发怯。

   除了慕少凌,夏蔚没有惧怕过任何一个人。

   但此刻面对着往日什么都不是的阮白,她竟然有些心里发虚,真是见了鬼了!

   当然,夏蔚承认此次的竞标她并没有力以赴,要是总裁还是慕少凌,那哪怕再困难,她也会想办法将竞标拿下。

   但现在T集团的掌权者,却是她恨得咬牙切齿的阮白,她凭什么要拿下竞标来便宜这个女人?

   夏蔚依然不屑,但她傲慢的态度,却在阮白的威压下收敛了不少:“我们就拭目以待,我倒要看看,T集团到最后会被你玩出什么花样。T集团可是慕总的心血,小心最后玩火自焚!”

   她等着看这个女人的笑话!

   夏蔚离开后,阮白有些情绪不宁,像是泄气似的皮球般,瘫坐到了旋转椅上。

   她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几乎四面楚歌,没有人能够依靠,唯一能依靠的唯有自己罢了。

   办公桌上,放着一张慕少凌的照片,男子西装革履,眉眼清俊,就连眼神都充满着霸气,仿佛能穿透照片射到阮白的瞳孔里。

   他性感的薄唇微微张开,似乎在跟她打气,为她加油。

   阮白温柔的抚摸着他的眉,他的眼,他的唇,轻声呢喃道:“我会努力的跟上你的脚步,守护好你的公司,我和宝贝们一起等着你回家……”

   休憩了片刻,阮白开始继续处理公司的文件。

   这时,一份有些独特的土地竞标方案,突然间就映入她的瞳孔。

   之所以说这份竞标案比较特殊,是因为其他土地竞标方案书,都是一些地理位置好的,或者风景区域优美的。但唯独这一份不是,地理位置相当偏僻不说,而且还是一座小荒山般的存在。

   方案的书写人,苏志谦。

   阮白对这个名字有点熟悉,是因为慕少凌曾偶然跟她提到过两次,项目部的主管,对他相当看重。

   他口中的苏志谦,相当的有才华,为人老实。

   慕少凌说苏致谦其他什么都好,只是那人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他性子太直了,说话很冲,又不愿意趋炎附势,所以在公司里一直被孤立,以至于他虽然是在T集团工作了五六年的老员工,最后也只是混了一个不愠不火的项目主管的职位罢了。

   而这个项目主管的位置,还是慕少凌他不顾其他股东们的非议,对他破格提拔的。

   阮白仔细的看苏志谦的竞标书,逐渐的被他的方案所吸引,内心慢慢的滋生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是堆堆,已经制作成广播剧,关注微-信-公众-号瑶池就可以收听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