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最快更新一胎双宝:总裁大人夜夜欢最新章节!

   当初他把阮白带回家的时候,整个A市被他的动作给震惊了。

   不过很多新闻媒体报道,他这样做只是做做样子,等过些时候,肯定会以两人感情不和而宣布婚姻破裂。

   大家都觉得是这样的,所以一直等着,可是这一等,就已经两年了。

   期间也有不少明星嫩模想要借助慕少凌的名气去炒作,最后都是失败告终。

   而且最后这些人都亲自出一份书面道歉信,来承认自己炒作的事情。

   所以这两年来,他明面上,没有对不起过阮白。

   要是这次慕少凌上钩,夏清荷很想知道,阿贝普会怎么办。

   听着她的问题,阿贝普眯着眼睛,想了想,说道:“怎么办吗?我没想好,到时候看心情。”

   他没打算这么快毁掉慕少凌,所以接下来的动作可能不会太狠,他要的是,看着慕少凌一步步跌入深渊之中,再也不能自拔。

   夏清荷看着他眼中的阴沉,可没有那么傻的相信,他会轻易放过慕少凌。

   虽然慕少凌是她高中时候的梦中情人,但是此刻,她对他一点情谊也没有,只想幸灾乐祸的看着他如何倒霉。

   白色公主忧伤写真

   另外一边。

   司曜想等着念穆醒来后再离开,但是医院却来了一通电话。

   他负责的病人出了些问题,现在值班医生向他求助。

   司曜往日看着吊儿郎当的,但是关键的时候,却是十分靠谱,他站起来说道:“医院有事,我要回去一趟。”

   “她怎么办?”慕少凌闻言,眉头紧皱,说是醉酒,她却像陷入深度昏迷一样。

   “她会没事的。”司曜说道,想了想,又补充道:“这样吧,要是一个小时后她没醒过来,再送来医院。”

   他对自己的诊断有信心,念穆不过是喝醉了,而且倒下的时候她下意识用手护住头部,所以没必要小题大做地送去医院。

   慕少凌颔首。

   司曜穿上外套转身走出客房。

   慕少凌依旧坐在沙发上,看着床上的念穆,旁边没了人,他终于有了空间去细想,自己刚才的感觉。

   抱着她的时候,那种感觉……

   慕少凌整整两年没有过这种感觉,即使是跟阮白拥抱,他的一颗心都是波澜不惊,没有丝毫的起伏,就像那种老夫老妻的感觉。

   他以为是阮白忘记了以前的事情所导致的,没想到,他居然在眼前的人寻到这种感觉。

   念穆刚开始出现的时候,他的目光就会莫名的追随……

   慕少凌越是回想,流月觉得不对劲。

   二十分钟后,念穆忽然踢了踢被子,声响不大不小,却足够引起慕少凌的注意。

   他站起来,看向她。

   念穆缓缓睁开眼睛,此刻,她的脸上布满红晕,像是喝醉了一样。

   “怎么样?”慕少凌见她醒过来,松了一口气,又注意到她的脸颊红的不自然,这时候才有了醉态。

   念穆想要坐起来,手肘撑在床上的瞬间,她意识到浑身没劲。

   这肯定是阿贝普在那杯酒里动了手脚……

   念穆神色一沉,感觉身上的温度越来越高,神经细胞都出现了被啃噬的感觉。

   她意识到不好,却不能起来,脑袋里的理智逐渐消散。

   热……痒……

   念穆只有这两种感觉,她现在能想到的是,手袋里有药。

   “怎么了?”慕少凌看着她脸上的坨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扩散,脸上,下巴,再到脖子,就像过敏了一样。

   他沉下眼,心急却清楚,念穆这不是过敏。

   听着他的询问,念穆张嘴,想要让他帮忙拿手袋里的药。

   “唔……”她张开嘴,只能发出羞耻的声音。

   慕少凌紧紧看着她,脑袋里的思绪忽然猛烈冲击。

   念穆闭上眼睛,不再看他灼热的眼神,是男人,都忍受不住吧,但是她不希望慕少凌会做些什么,因为有些事情,一旦发生,就会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慕少凌听着她撩人的细语,感觉身体一热,神经细胞都受到猛烈的冲击,他的话语,不禁低沉几分,“很难受?”

   念穆还尚存着一些理智,听见男人的话,她抿着唇,点了点头。

   她不敢说话,生怕自己再发出一些羞耻的声音。

   “我送去医院。”慕少凌当下做了决定。

   “不要!”念穆一听要去医院,立刻用尽身体仅存不多的力气去道出一句拒绝,她不能去医院,不能被慕少凌亲自送去医院。

   医院人多口杂,要是被看见了,流言蜚语肯定会满天飞。

   这样说不定就会顺了阿贝普的意思。

   “难受着。”慕少凌神色深沉,平静的表情掩饰了心里的波澜。

   看到念穆这个样子,他的心早就生出了万千的情绪,应该的,不该的,都出来了。

   “水。”念穆只能说出半句话,她要水,只有水才能压抑住身体的躁动不安,只有压抑住了,她才能吃药。

   这些药是阿贝普下的,所以她清楚它的药性,只要吃了药,就会没事。

   慕少凌闻言,立刻拧开水瓶,他坐在床边,托起念穆的头,把瓶子凑到她的嘴边。

   念穆秀气的眉头紧紧皱起,他不碰自己还好,一碰,她的理智差点被身体的火热给燃烧殆尽。

   热……她的身体越发的炽热,而慕少凌的靠近,则是一阵愉悦的冰冷。

   “喝水。”慕少凌说道,强壮有力的手臂紧紧托着她。

   只是一点点的皮肤接触,足已经勾起天雷地火,念穆感觉到身上更加火热难堪。

   他的声音入耳,带着磨人的撩拨,念穆双手紧紧握起拳头,生怕自己忍不住,会吃慕少凌的豆腐,因为药物的缘故,她忍不住扭动身体来缓解不适。

   意识到这点后,她又用理智去控制着,理智跟难受交织在一起,本能地激发了她的求生欲。

   念穆喝了两口,嘴角溢出些许,顺着她的脸颊落到枕头上,她却觉得远远不够,再喝下去,她也只会一肚子的水,却对身体一点缓解的效果也没有。

   念穆别过头,感觉身体的水分一点点被蒸发,她用尽身的力气,说道:“浴室。”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