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二维码手机版下载

白羽盯着堂上的大木箱,眼神质疑。

贝内伯爵带着职业的假笑,并没有立刻开口解释。

因为上次的事情,她现在看见白羽,心中就有些底气不足。

好在旁边的萝希亚此时承担了沟通和传话的作用。

“这是你应该会喜欢的礼物。”

萝希亚靠在木箱子旁边,拍了拍,里面传出一声空响。

大箱子里并没有装太多东西。

白羽不想和她打哑谜。

他走到木箱旁边,手一推,从外面把木箱打开。

里面居然是一个铁栅隆。

一只头上长着两只山羊角的紫皮类人型生物,出现在他眼前。

居然还是老熟人。

肆无忌惮的青春

白羽意外的看了她一眼,“紫萼?

维尔利多平异司,居然把她给放出来了?”

萝希亚点头道:“没有价值自然就没用。

能从她口中问出来的东西,基本都被盘问了出来。

她身体也被废得十分彻底。

连魔鬼族那些最基本的种族灵术,都难以施展。

现在不过是一只待宰的羔羊罢了。

所以。

给你送过来出出气喏。

这也是贝内伯爵的意思。

她知道你肯定因为上次的事情,心里还有些芥蒂。

这不。

人家想着法子在弥补过错。”

萝希亚语气极为夸张,让人忍不住想要胖揍她一顿。

旁边的贝内伯爵此刻道:“白羽,上次的事情……”

“我不是说了吗,上次的事情就此揭过。”

白羽脸色一淡,招招手,制止她继续说下去。

不过贝内伯爵脸色却一黯。

如果真的就此揭过,他也不会说出这种话来。

贝内伯爵叹气一声。

她不过是两边大人物斗法的棋子,到头来,却被白羽给记恨上了。

“除了给我送一个废人来,还有其他事情吗?”

白羽不在搭理贝内伯爵,转头看向萝希亚。

对方大老远特意跑一趟,不太可能只是来叙旧。

果不其然。

萝希亚利落说道:“还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吗?

那个邪教徒,我已经确定他的行踪。

不过。

光靠我平异司一个小队的力量,如果贸然实施抓捕,害怕他逃出去。

所以就来请伯爵大人您了。”

白羽没理会她话里的阴阳怪气,道:“这件事是我早就答应过你的,目标在那儿?”

“维尔利多郊外,一处聚集地。

我叫了手下盯着,没有敢打草惊蛇。

环绕之神的信徒,大多数精通暗杀、追踪以及躲避和隐藏。

一旦这次让他逃掉。

之前做下的工作,就都会前功尽弃。”

听到萝希亚这样说,白羽沉思道:“维尔利多郊外的聚集地?

为什么这个人一直要待在维尔利多。

我在想。

如果他去一些边陲小城市,进行自己的仪式,岂不是更加安全和方便?”

白羽的猜想并没有错。

这也是萝希亚一直都很疑惑的点。

不过。

这些邪教徒本来就不能以常理来判断,做出什么样的举动,都不会让人觉得惊讶。

很多人早就被邪神力量给入侵,变得癫狂,甚至神志不清。

当然。

这毕竟是萝希亚的事情,白羽也只是提出一些疑惑。

且。

在平异司的力量面前,一个人,也翻不起多大的波浪。

“那我们多久出发?”

白羽问道。

“越快越好,如果你没有要紧事情,等下直接出发都可以。

拖得越久。

我越担心会发生没有必要的变故。”

萝希亚开口道。

白羽没想到会这么急。

不过他早就答应了这事情? 此刻也没有推脱:“行,那我去准备一下,等会就出发。”

……

白羽的准备一下,就真的只是准备一下。

除了必要的战斗和保命道具外? 白羽便没有带其他的东西。

看着几乎空手出门的白羽,萝希亚眼神有些诧异。

“混蛋,你该不会是来坑我的吧?”

她佯怒道。

白羽反而很坦然的摆摆手:“我坑你也没好处? 再说了,我自己也要去。

出事了。

我也有危险。

坑你干嘛?

你以为我是你那种猪脑子?”

萝希亚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紧接着又猛的反应过来:“你才是猪脑子。”

“好了? 我没空和你扯。我一个人就够了? 带太多人过去? 也是炮灰。”

白羽终结了萝希亚的埋怨。

从庇护所返回维尔利多并不麻烦。

更何况还有萝希亚平异司队长的身份。

两人赶到山之城的传送光门前,连树人检查的步骤都省略了。

通过传送光门。

两人出现在维尔利多平异司的地下入口。

基本上。

每个庇护所的传送光门入口? 都被建造在当地平异司的下面。

这样能绝对保证光门的安全。

每个庇护所入口都干系着一城的安危? 绝对不能马虎大意。

“走吧,我们直接去城郊。”

萝希亚雷厉风行的说道。

一出平异司大门。

两名身穿黑衣? 体型魁梧的平异司成员便开来了一辆装甲车,搭着白羽和萝希亚两人? 向维尔利多城郊区赶去。

维尔利多的城市结构。

分为外城、内城、城郊。

一般在城郊区的居民? 都是以聚集地的单位居住。

这种聚集地。

有达到平均水平的军事防护能力? 能够抵御大多数的异兽。

有耕种地、工业地? 集市等等。

在产生突发情况的时候,可以完全和外界切断联系,独立生存很长一段时间。

这些聚集地所处的地方。

每个月维尔利多的防务军队都会定时清剿,避免有大批量的异兽聚集,从而引发兽潮。

总体来说。

聚集地的安全系数还算不错,在里面生活的人也不少。

当初临江城、天顶城外面,都有这种聚集地。

这已经发展成为了每个城市的常态。

毕竟。

城内的人口压力太大了。

现在人类的生存空间,基本都是以城市为中心。

所以才会出现一个城池上千万人口的情况。

萝希亚现在要前往的,便是第二十三号聚集地。

那名以人为血祭品,不断猎杀退役老兵这些血气衰败的武者,用来取悦环绕之神的狂信徒,便在此处。

不多时。

蒸汽装甲车便停在一处由钢铁打造的城墙前。

几名军装上印维尔利多标志的士兵,看见司机拿出了平异司的证件后,便直接打开大门。

……

“第二十三号聚集地,人口一共有二十万。

由霜狼伯爵治理。

这些年并无任何大变动发生。

霜狼伯爵有三儿一女,极为疼爱。

平日里他极为注重养生,基本不会从事任何剧烈运动。

也很少开各类宴会。

与其余贵族有鲜明的差别。”

白羽看着手中的资料单。

这是二十三号聚集地的统治者,霜狼伯爵的资料。

由于东盛帝国是以战争立国,所以册封了许多开拓伯爵。

而大多数伯爵。

其实都是被指派管辖一城,如同贝内伯爵那般。

再差一点的,就如同霜狼伯爵这般,成为一处聚集地的统领。

像白羽那样。

能够坐在一处庇护所的重要位置上,已经是极少数。

更别说。

还是山之城。

这处庇护所在整个东盛帝国,都能够排进前三。

当然。

其实如果单纯论享受和生活,霜狼伯爵这种日子,其实要比白羽舒服得多。

毕竟在二十三号聚集地,他就是唯一的王。

名副其实的统治者。

只要关上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谁也不会平白无故来找他麻烦。

这种逍遥自在的生活,简直就是每个社畜的梦想。

当然。

异兽攻来的时候,这种勋贵也肯定是死得最快的,绝对不会有任何意外。

时代变了啊。

如果还是和平时期,白羽也想要过这种万恶的享乐生活。

“你在想什么?”

这时候萝希亚忽然看过来,不怀好意道:“你该不会是在害怕吧。

放心。

我会保护你的。”

白羽翻起死鱼眼,面瘫般的瞪着她:“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

萝希亚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一时间语塞,只能用大眼睛回以怒火。

“队长,伯爵大人,目标人物现在躲在聚集地最大的旅馆中。

我们的人时刻都盯在旅馆外面。

他从一天前,都没有再出来过。”

刚才开车的那名平异司成员说道。

由于平异司的蒸汽装甲车太过显眼,在进入聚集地后,萝希亚便下了车带着有人开始步行。

除了她带来的几人外。

在聚集地这里,早就有十多名平异司成员埋伏,显然都是萝希亚的手下。

“隔离装置已经布置完毕。”

“灵术屏蔽结界已布置完毕。”

“侦察灵术已布置完毕。”

电脑上。

一条又一条的信息反馈,从这些平异司成员那里发来。

为了此次抓捕。

他们已经准备了太久太久。

“封印物呢?”

萝希亚看向旁边自己的副手,也就是刚才的司机,语气冰冷的问道。

那人点点头,从怀中拿出一个和平板差不多大的木盒。

盒子上刻着“a-127”这几个字样。

下面还有一行行的注意事项以及小字,似乎是取用要求。

“好,这次我看他怎么跑。”

萝希亚严肃的神情中,隐隐透出一丝凶厉和暴躁。

这次的任务,已经耗费了她太多精力。

拖得太久。

甚至她的顶头上司,都对她的工作效率有些不满起来。

要知道。

现在平异司的竞争岗位和压力也是极大。

她这两个月来的业绩已经很难看了。

众人走到旅店前。

说是旅店。

其实就是一大片联排的小平房,其中楼房顶多不超过三层。

这些房屋由一层铁网拦住。

如此。

便形成了一个封闭的区域。

不像旅店。

反而有点像是军队的营房。

在维尔利多,几乎见不到如此密集、低矮的房屋。

这也从侧面体现出了,聚集地和主城之间的经济差距。

由于这里房屋密集,人口密度也大,且杂乱无章,缺乏有效的管理。

所以基本上就是个鱼龙混杂的地带。

三教九流。

什么人都有。

而萝希亚一行人前来时,便已经换好了衣服,此刻不是那么显眼。

混在人群里,更是完美的融入。

“就在前面。”

不多时。

一名成员低声说道。

这是一栋通体灰白色,墙面上充斥着各种涂鸦的房间,屋顶用的是黑瓦片。

四周连个院子都没有。

只在大门前有一片小小的空地。

“开门。”

等到一众平异司成员都就位后,萝希亚一声令下。

只见有两人从工具箱里,掏出一把锋利无比、显然是经过特殊改造过的链锯。

他们手一拉。

轰隆隆。

链锯的核心部位瞬间冒出浓郁的白色蒸汽。

锋利的锯齿开始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旋转起来。

几乎是切豆腐一般。

整扇门被完整的切开,轻轻一推,轰然倒地。

众人趁势走了进去。

房间中的设施极为简单。

这也是这种类似营地般旅馆的特点。

毕竟旅馆都这样了,你不能指望它里面的设施能好到哪儿去。

“没人?”

萝希亚有些惊讶。

房间一共只有五十平米,两间房,一个卫生间,一眼就可以看清楚。

除了卧室之外。

另一个房间被布置成了实验室之类的模样。

四周的架子上,堆满了瓶瓶罐罐。

工作台上。

还有许多明显用过的烧杯、坩埚等等。

房间的中心,是一个棺材状、雕刻着无数繁杂图案的木台。

整个木台高大约五十厘米,长则有两米之多。

像极了一口棺材。

而木台的边缘,则有一条首位相连,刻画得栩栩如生的巨蛇。

咬尾的巨蛇。

这是环绕之神的标志。

“人呢?”

萝希亚语气中带着怒火,质问的眼神落在身边的副手上。

那名副手额头冒出冷汗,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明明他们二十四小时都把守在这里。

就算是只苍蝇,也不可能逃得出去。

“先搜搜这周围吧,万一有什么暗格之类的,也不是不可能。”

白羽及时制止住要发飙得萝希亚。

那名副手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旋即便张罗人手,开始搜索四周。

其实也没啥好搜的。

房间里的东西一眼过去,就能看得七七八八。

房间外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建筑或者障碍物。

只要搜不出地道暗格,这次行动,基本上就可以算是彻底失败了。

搜索。

意义不大。

最多就是个心里安慰而已。

白羽暗暗想到。

而事情的发展,也正如白羽所料,并没有搜出任何东西。

不过。

就在萝希亚气得发疯,甚至快要暴走的边缘。

屋外两道惨叫声却瞬间响起。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