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儿子?那个狐狸‘精’怀的才是的儿子吧,我知道,一定是们谋杀了我的儿子,人家说,有了后妈有后爹,我还不相信,结果……”

   叶甜心看着眼泪鼻涕一起流的‘女’人,心里没来由的闪过一丝厌恶。,。!

   “能不能不要胡搅蛮缠,要这样,还不如直接报警,说我杀了我的儿子?”男人冷嘲热讽。

   ‘女’人搂着小胖子,嚎哭了起来。

   叶甜心见状,心里浮起一抹酸涩,她慢慢的从人群退了出来。

   “甜心,别难过,已经尽量了。”

   官凌担心叶甜心会因为没有救回小胖子而自责。

   叶甜心摇了摇头,她并不是自责。

   她只是在替这对父母难过,小胖子今年**岁了,胖乎乎的。

   从妈妈怀孕开始到现在,小胖子也一定是受尽宠爱,养了这么些年的孩子,突然间这么没了,她们应该会觉得十分难过。

   失去的这一种心情,叶甜心谁都懂。

   纯净白嫩蕾丝美眉笑容清新迷人私房照

   “我会去调查小胖子和大象发狂有没有关系,甜心,让晨曦送回酒店休息吧。”

   “好。”

   叶甜心接过关晨曦递过来的薄毯,将自己身都滴着水的身体盖住。

   她看着站在树荫下一脸冷漠的顾言城,疾步走了过去,在顾言城的面前停了下来。

   她伸出手,一巴掌打在顾言城的脸。

   顾言城并没有躲。

   “顾言城,知道像什么吗?像是肮脏下水沟里的老鼠,心思龌龊……”

   大象发狂时,顾言城和官凌同时扑向叶甜心。

   可顾言城怎么会知道她在这里?

   这其会没有猫腻吗?

   “甜心,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叶甜心冷笑一声,“顾言城,心里应该有数。”

   顾言城的拳头,握紧,又松开。

   他依旧是一脸无辜的看着叶甜心,声音更是放的很轻很缓,很柔。

   “甜心,我知道很难过,我知道想到了……”

   “闭嘴!”

   叶甜心又是一巴掌。

   湖边的监控坏了。

   可园区里的其他监控并没有坏啊。

   只要一一排查,总是能查到可疑的人物。

   小胖子在出事前,接触到了谁?和谁有过‘交’谈,这些一目了然。

   叶甜心看着小胖子已经被装进了装尸袋,警方那边一定说服小胖子进行法医解剖,以确定小胖子是自己失足落水?

   还是有人故意按小胖子按到水里溺死?

   “甜心,看这个人,认识吗?”

   在叶甜心和顾言城说话时,一张打印纸递到叶甜心的面前。

   叶甜心看着相片的陆倾心,会意的笑了。

   果然,是她。

   “顾言城,以的‘性’格,不可能没有在陆倾心的身后,派一个小尾巴吧,陆倾心这么久还在蹦跶,并不是因为没有办法把陆倾心‘弄’死,而是因为还爱她,还舍不得‘弄’死她?”

   “不是,我爱的人,是,甜心。”顾言城急急的分辩。

   他爱的人,是叶甜心。

   根本不是什么陆倾心。

   叶甜心人美心善,而陆倾心像是一条毒蛇似的。

   “那是希望陆倾心找我麻烦,然后好英雄救美?”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