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什么传说?”

   秦不三和宁小凡眉头同时一皱,难道这两个长老还真敢阴损自己和望族,有话藏着不说,非得等到自己失利了才肯说出来不成么?!

   真要是如此,他们俩第一时间就砍了这两个老头的脑袋,给体阵亡的特战队员们死祭。

   这两长老刚要开口,却看宁小凡和秦不三脸色阴沉得不对,顿时惊醒过来,跪倒在地请罪。

   能当长老,别管你是大门派还是小门派,传承数十上百年,那都不是好吃的果子,虽然前两次望族大军来的时候,赤蛊阁还只是个三流小门派,没被望族放在眼里剿灭,最终发展成现在的模样,但能当长老,那也必是人精。

   察言观色都是一流的,实力虽然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比起资历和情商那就得往后稍微站站了。

   “两位少爷,我们绝对不是有意欺瞒,火域神殿的这个神秘气墙,那是他的立身之本,我们虽然都是苗疆反叛的门派,但也是敌对关系,之前从来没去过火域神殿,更不了解他们的秘密!”

   “只是之前,这个气墙的事情有过一些传说,我们现在想起来了,也许就是这个东西,所以才拿出来说,对上号了,真不是故意欺骗!我们现在守在这里,是望族的囚犯,我们帮助火域神殿也得不到自由,没有道理啊!”

   两长老一番解释,宁小凡微微颔首:“我们也没有怪罪的意思,只是希望下次类似的传说你们能早点说出来,如果我们早警惕了,也许就不会有这么大的伤亡。唐长老甚至连压箱底的东西都赔进去了,你说损失大不大?”

   “唐长老,我们真不是故意的,您谅解!”

   “算了,念在你们也不是有意的份上,就暂且罢了。你们废话这么多,还是先说吧,到底是什么传说?”

   唐枫晔语气淡淡的,但谁也都能听出来他不耐烦了。两张老也不敢怠慢,急忙说了出来。

   文艺美女森女系装扮头戴编织帽抿嘴微笑草地图片

   “传说,这就是当年不周山之战,火神共工和水神祝融恶战之时的留下的火神一道精气啊!”

   “啊勒?”

   宁小凡哑然失笑,你这故事编的有点离谱啊!

   火神都出来了,一会儿是不是还得有什么玉皇大帝?

   “你说详细点,好好说说。”秦不三倒是没笑出声来,但那表情也是有点不太相信的意思。

   唐枫晔依旧表情冷峻,认真倾听。

   “传说当年祝融和共工恶战,水神共工战败,一头撞向不周山,导致天体倾斜,三界大乱,天柱崩塌,洪水滔天才有了禹王治水。当年共工战败,从此不知去向。”

   “但祝融心知共工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所以留下一道精气,在苗疆化为苗人,寻找共工下落。他的本体就返回了天庭向天帝俯首称臣,从此被封为火神。祝融的一道精气化为的苗人,自称火娃,在苗疆一带寻找共工的下落。”

   “在苗疆寻找?他就不怕共工跑到其他地方去?”

   “这是苗疆的古老神话,说共工战败,头撞不周山之后也身负重伤,从天上一头坠落,就正好掉在我们现在的苗疆一带,怕祝融寻仇,因此化身为河流,但却不料祝融的精气果然找到了共工,两人恶战了十天九夜,最终同归于尽。”

   “共工的身体死后因为是水神,所以化作了湘南境内的一条河流。而祝融则为了日夜看守共工,防止他复活继续作乱,因此最终化身为了那一条极为灼热的气柱,日夜守卫不让共工离开,也不让外人进来。”

   “没错,火域神殿的确是坐落在一条河流之上,那气柱也正好凌驾于河流之上,看来与这传说的确是相符合的。”

   秦不三道。

   “可,既然如此,那这建造火域神殿门派主体的人究竟是如何进入气柱的呢?它又是如何在气柱之下建筑的门派主体,让这气柱能不伤害大门?”

   宁小凡不解。

   “是这样,传说中说,每逢农历六月二十三日的祝融诞辰,祝融都会返回天庭与本体团聚。如果这么说来,火域神殿的人趁着祝融诞辰日夜施工应该是没问题的。而且传说还说,火神会庇佑信奉火神之人。”

   “你们看他大门上有没有火神的画像就一目了然了。如果他们是经过数年时间,每到火神诞辰的那一日,日夜赶工最终铸造了这个门派主体,再将大门上画上火神画像,门派之内有火神神像参拜,门派自然被火神庇护。”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宁小凡点头道:“我的确是看见,大门上有祝融的画像,一个男人,头顶上还燃烧着火焰,这显然就是祝融么!只是我没想到,它的确是夺天地之造化建成的,这简直比天险还可怕!”

   “你的意思是,这真是火神祝融留下的精气所化的气柱?”

   秦不三惊愕地道。

   尽管他现在是修炼界的修士,也曾经见过土神,但对于火神,这种传说级别的神仙,还是感觉离自己特别遥远,完不敢相信会是真实存在的。

   但是宁小凡见过啊!

   他体内还有九昧真火的火种呢,那可是祝融留下的!

   既然是祝融的事,那就好办了。

   宁小凡点头道:“这件事我知道了,给我点时间,我考虑一下如何化解,你们可以下去了。”

   得了命令,执事长老和执法长老如蒙大赦,赶紧撤退,而宁小凡则找了个房间,立刻闭上眼沉思,实际上思绪已经进入了仙网之中,找到了火神祝融。

   “火神,好久不见哈!”

   “原来是老君的高徒!有什么事找我嘛?”

   祝融很是客气。

   “在下界碰上点事,据说是你当年跟共工因为争夺帝位,留在人间的一道精气所化的气柱,现在挡了我的路了,我说共工被你镇压这么多年也总该够了吧,能不能现在把这道精气撤掉,让我能顺利过路?”

   “哈哈哈,原来是这件事,我早就忘记了!好,没问题,我给你一道符,你拿着去,保证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