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颖见顾凝薇一副如临大敌的紧张模样,便在心里不怎么厚道地笑了。

   但是表面上看起来,却还是很担忧的样子。

   “顾姐姐脸色看起来还是不大好呀,是不是除了上头,还有别的地方不舒服,要不还是叫大夫过来瞧一眼吧?”

   顾凝薇一听徐颖说要叫大夫来,立即失声叫道:“不要!”

   徐颖似乎被顾凝薇的尖叫声吓了一跳,捂着胸口惊讶地看着顾凝薇,“姐姐这是怎么了?”

   顾凝薇胸前急速地起伏了几下。

   宝珠一脸焦急担忧地看着自家小姐。

   “我,没事,不用叫大夫。”顾凝薇咬牙道。

   徐颖闻言,故作忧心状,“顾姐姐可莫要讳疾忌医啊,这身子不舒服,可是大事,你我又不是行医的,哪里不舒服,自然是要叫大夫来看的。”

   “我说了不用,要你猫哭耗子假慈悲!”顾凝薇见徐颖喋喋不休,没完没了,终于再也忍不住了。

   徐颖在顾凝薇发火的瞬间,唇角忽然牵起一抹诡异的微笑。

   不过那笑容太短了,几乎转瞬即逝。

   牛仔背带裤美女校园写真清新自然

   顾凝薇和宝珠也没有看清楚。

   倒是追过来的方妈妈,瞧见了那短暂的笑容,心跳忽然快了起来。

   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徐家二小姐,跟她家大小姐不和,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平日二人一见面就是冷嘲热讽,互别苗头,可是今日,徐二小姐怎么就忽然对大小姐这般关心了呢?

   事出反常必有妖,方妈妈深知这个道理。

   徐家二小姐,说不定打了什么主意过来,大小姐如今的情况,可不能被这位知道了。

   思及此,方妈妈赶紧快步走过去,故意挡在顾徐二人之间,对徐颖福身笑道:“多谢徐二小姐关怀,奴婢从前就听人家说,徐二小姐最具慧眼,今日一见,才知传言果真不虚,还真叫徐二小姐说着了,我们大小姐,确实有些不舒服,这不,奴婢等正要传话去,好送大小姐回府呢,徐二小姐关心我们大小姐的身子,奴婢等感激不尽,不过,我们赶着送大小姐回府,徐二小姐看,是不是就先容奴婢等服侍大小姐收拾一番,好离开呢?”

   千金小姐们出门,自然要拾掇一番。

   顾凝薇既是“酒醉”离席,如今说要回府去,自然是得收拾收拾,方妈妈这话说的,倒是也合情合理。

   可是,徐颖抱着目的而来,哪里会这般轻易就答应了方妈妈的话。

   要是宝珠来说这个话,徐颖可能还要费心想些借口,去拦着顾凝薇。

   可偏偏,说话的是方妈妈。

   方才她在门口故意欺瞒的事情,可是还没有解决呢。

   既然她自己又撞上来,那徐颖正好借题发挥了。

   思及此,徐颖微微勾起唇角,冲方妈妈笑了一下。

   方妈妈刚觉出徐颖这笑容不怎么友好,便被徐颖陡然变厉的声音惊了一跳。

   “你好大的胆子,方才你故意欺瞒本小姐,本小姐还未跟你计较,这会儿你倒是又来指导本小姐,教本小姐该怎么做了,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是永宁侯夫人身边的人,就可以这般肆无忌惮,不将人放在眼里了!”

   徐颖突然发难,方妈妈措手不及,只得赶紧跪下去,磕头认错。

   “徐二小姐恕罪,奴婢不是那个意思。”

   “徐颖,你别太过分,方妈妈如何,那也是我们家的人,轮得到你教训么!”顾凝薇终于忍不住,气得站起身来,指着徐颖喝道。

   “小姐!”宝珠见顾凝薇站了起来,便吓得叫了出来。

   叫完之后,宝珠立即伸头去看顾凝薇身后。

   不看还好,这一看,宝珠脸色立即就变了。

   她看到,顾凝薇身后,如今正洇出一团暗红。

   结合方才所闻,宝珠几乎没多想,就已经认定了顾凝薇是怎么着了。

   可这怎么会呢?时间明明对不上?

   宝珠不明所以,心中又急又乱,面上满是不安。

   而这时,大家谁也没想到,前一刻还在对方妈妈发难的徐颖,会突然冲顾凝薇跑了过来。

   “顾姐姐你别多想,我也是一时生气,才多嘴了,妹妹这里给姐姐赔不是了,姐姐莫生我的气了,来来,妹妹扶姐姐坐下,姐姐不是身子不舒服吗,可别......”徐颖一把扶住顾凝薇,不由分说地抓住了顾凝薇的手臂,语速飞快地说着。

   顾凝薇在徐颖抓过来的那一瞬间,就愣住了。

   宝珠和方妈妈,一时间也都没反应过来。

   不过,也不等她们反应了,徐颖自己就叫了出来。

   “顾姐姐!你这是怎么了,你的裙子,啊!”徐颖捂着嘴巴,视线在顾凝薇身后和面上来回逡巡,一副不敢置信、欲言又止的模样。

   顾凝薇见徐颖这样,脸色瞬间白得几乎透明,嘴唇抖得不成样子,喉咙里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面上惊慌焦急,但就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们好生糊涂!”顾凝薇说不出话来,徐颖倒是替她说了。

   指着方妈妈和宝珠恨铁不成钢似的说道,“顾姐姐这种情况,你们怎么还傻愣愣地待在这里?这要是传出去了,顾姐姐可怎么做人啊!还不快去给永宁侯夫人报信,赶紧送顾姐姐回府去呀!”

   徐颖指着方妈妈和宝珠连声交代,俨然一副能替顾凝薇做主的模样。

   “你,你......”顾凝薇几次想要将徐颖的手拨开。

   奈何徐颖两只手像是铁钳一样,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臂不松开。

   顾凝薇被气得浑身似乎脱了力,挣扎了几次,都没有挣开。

   方妈妈和宝珠被眼前的一幕,吓得有些回不过神,好半晌都没反应过来。

   后来,方妈妈好歹算是见识多些,率先回过神来,忙手脚并用地从地上爬起来,也顾不得什么规矩不规矩了,冲到顾凝薇面前,将顾凝薇从徐颖手中解救下来。

   徐颖到底是深闺小姐,纵然力气大些,但也大不过方妈妈一个仆妇,所以一下子就让方妈妈将顾凝薇“抢”了回去。

   不过,徐颖也没恼,反正她的真正目的也达到了,就大方点儿,不计较方妈妈的无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