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墨浓回过头,见她眨着乌溜溜的大眼睛,一脸天真的看着他。真是,一看就知道是故意的。

   这个丫头,小性子果然都回来了。

   特别是这种做着坏事,还要装无辜的小模样,一瞬间让之前所有相处过的日子一下子涌到眼前,象电影一样,一幕幕环绕在他的脑海里。

   “调皮。”这句话他说过许多遍,每一次说都象嘴里含了糖,带着甜蜜的味道。

   “坏人。”叶悠悠的眼睛,象含了一汪秋水,又娇又媚,声调软的象蜜,融进他的心里。

   所有这些旖旎的气氛,都在进入供销社后,消失殆尽。不要跟购物的女人说话,任何打扰到他们的行为都是死罪,你只需要说好好好,买买买就对了。

   辛墨浓严守纪律,只要叶悠悠目光停留三秒钟以上的,立刻开口,“这个好,买。”

   说着掏出钱和票。

   “我就看看。”叶悠悠无数次打下他的手。

   当然也有很多要买的东西,比如说小白鞋。小白鞋就是一种帆布的系带球鞋,流行到什么地步呢,你要是没有这一双小白鞋,简直不好意思站在同学中间。那感觉就像是只有穿上小白鞋,才叫青春一样。

   小白鞋爱发黄爱脏,家境不太好的同学,一双小白鞋能穿好几年还像新的一样,会爱惜到什么程度呢。平常啥活都不会干的男同学,会亲自洗鞋,然后在鞋上铺上一层卫生纸,这样晒干之后才不会发黄。

   若是脏了,就弄一根白色的粉笔,一层层的涂到鞋上,不让人看出来。还有专门的鞋粉,买回来涂到鞋上,增白延长鞋子的使用寿命。

   纯净迷人清纯美女可人写真

   十五块一双的价格,在这个年代,可以说是昂贵了。但就是这样,稍有条件的家庭,也必须得给孩子买上一双,不然就会被隐隐的排挤。

   叶悠悠根本没想过这一茬儿,是柳满红不知从哪儿听来的,偷偷攒钱想给她买上一双。后来因为缺工业票,四处找人借被她发现了,好不容易才问出来的。当时是即感动又好笑,这才说自己到了京城再买,肯定比沐东市更好。

   其实这年头的货品是一样的,但大家就是迷信在大城市买来的东西更好。于是柳满红塞了钱,让她给自己买东西。

   买鞋的钱是柳满红的,叶悠悠并没打算替她省。相信柳满红也更愿意看到女儿用她的钱买了鞋子穿在脚上,而不是替她省下来。这是她在弥补之前的不称职,叶悠悠心里明白,她也希望柳满红能快点走出过去的阴影。

   他们还有许多许多的未来,许多许多的好日子,时间应该用在享受幸福之上,而不是用来揪住过去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