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羽的修为很高,要是正常交手的情况下,能战胜姜逸心。

   但是,姜逸心的招数变幻莫测,也许上一秒出掌,下一秒就不知道什么地方变换出来一个阵法。

   再加之,百里羽的这个长相看起来是个听凶悍的美男子,可实际上……怎么形容呢!

   用姜逸心的话来说,有点缺。

   也不是到了缺心眼的这个地步,而是太容易相信人了。

   猛的一看,一定认为百里羽是个不好招惹的人物,修为高,毕竟能和姜逸心交手并且还活到现在的人不多,若果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姜逸心骗了的话,说不准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小兄弟,百里这一生从未谢过他人,这一杯酒敬”

   混入妖世客栈中的姜逸心百里羽二人找到了一件客栈,来客栈的老板是个人类,看到有陌生的人类面孔出现在妖世,老板微微皱着眉头,不过妖世的规矩,最好什么都别问,什么都不知道才是最安全的。

   “客气客气,喝酒喝酒!”

   姜逸心笑得有些勉强,面对着心性如此纯良的小白菜,她是真的有点不忍心。

   可现在这情况也不好摆脱小白菜,无论自己走到哪里,这货就会跟到哪里。

   “那个什么,百利大哥慢慢喝,我去上楼休息一会!”

   温润如玉秋日白嫩少女空气感清新写真

   姜逸心找了个借口上了楼,倚在窗边看着妖世街道上人来人往的画面。

   进入妖世的那一瞬间,弥漫在空气中的邪祟气息扑面而来,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戒指在一瞬间便迸发出来一道光芒,将她护在其中,随后那光芒消失的无影无踪。

   估计这就是娘亲说的戒指护主,但她大战九头蛇皇的时候这玩意怎么不出生,要不是大儿子即使出现的话,她还指不定和九头蛇皇打到什么时候呢。

   “大儿子,有没有感觉到龙魂丹的气息?”

   龙对于龙族留下来的东西有着特殊的敏。感嗅觉,那盒子里面的龙魂丹便是如此。

   不过他们现在身处于妖世,到处都弥漫着邪祟的气息与魔气。

   “很微弱,应该在东南方向!”

   龙霸天只能察觉到龙魂丹的气息出现在东南方向,具体到底在什么地方就不得而知了,只有等在靠近一些的时候才能感觉到龙魂丹的气息。

   依着窗子边缘的姜逸心正在和龙霸天说着关于龙魂丹的事情,就听到对面的街道上叮叮当当打成一片。

   不仅如此,伴随着叫骂声,那一个个面目狰狞的妖人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有的更是被人打到了半空中狠狠地砸在地面上哎呦哎呦的叫着。

   “啧啧,不愧是妖世!”

   在来之前就听闻妖世异常的混乱,打架斗殴什么的根本就是稀疏平常的事情了,妖世每天妖世不死几个人都不叫妖世。

   如今前一看,果然如此。

   “天地明证朗朗乾坤,们一群无耻之徒竟然强迫一个少女,还有王法么!”

   “王法,哈哈哈,是傻。逼把,在妖世讲王法,兄弟们给我揍,今儿要是不把这个人类手脚卸下来老子狼三爷的名字就倒着写!”

   狼三爷凶狠的话语下,便看到乌泱泱的一群人冲了上来。

   趴在窗边原本准备看戏的姜逸心确实拧起了眉头,刚才那人说话的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好像是百里羽那个小白菜的声音。

   不是好像,当姜逸心看清楚被一众狼妖包围在其中的黑衣男人之时,已经确定了此人不是百里羽还会是谁。

   这货不是在楼下吃饭么,怎么就跑到街上和别人打起来了。

   狼妖的数量多,但不是百里羽的对手。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在百里羽强悍的招式之下,数十只狼妖都被打的嗷嗷直叫,一个个跪在地上求饶着。

   “我念真心悔过,从此以后不准再犯,若是再有此等行为发生,休怪我手下无情!”

   为首的狼三爷在众狼妖的搀扶下离开了,不过在离开之前,那眼中的凶狠光芒表明了报复之心。

   姜逸心真想给百里羽一巴掌,并且把他脑袋撬开来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玩意,脑子呢,是不是被狗吃了,剩下的全是一堆水!

   这狗东西当初打她的时候怎么出手招招致命,如今竟然留下了这群后患,他。妈的有毒吧!

   看着已经远去的一群狼妖,姜逸心十分肯定这群狼妖一定会回来报复的。

   百里羽这个傻X玩意啊!

   姜逸心径直下楼,走到楼下的时候便看到百里羽正在安慰着被救下来的妖族少女。

   “行啊,知道英雄救美了啊,当初打老子的时候怎么下死手!”

   姜逸心气的一巴掌呼了上去。

   被打的百里羽一脸不解,回过头看着姜逸心,狭长的双眸中写满了疑问。

   “逸心小弟,为何无缘无故打我?”

   “打,要不是老子手里没有刀,早就把大卸八块了,咱们现在在妖世,就这么出彩,兄弟,还想不想找东西了!”

   越说越气,看着那一张耿直的面容,姜逸心强忍着怒气伸出手,拍在了百里羽的肩膀上。

   “兄弟,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自然是师父将我抚养到达。”

   百里羽很是认真的回答着姜逸心的问题,当看到百里羽的眼神之时,姜逸心是真的没了脾气。

   “是我哥……不,是我大爷!”

   “逸心小弟说笑了,我不过年长几岁而已。”

   百里羽还想要说什么,姜逸心连忙伸出手阻止离开这货,她怕自己意志坚定地忍耐力都忍受不住百里羽的蠢。

   “先闭嘴!”

   直接绕过百里羽,姜逸心走到妖族少女身边,上上下下看着面前绝美的女子。

   “妹子,现在也平安无事了,这些钱拿着!”

   妖族少女看着姜逸心,当看到姜逸心衣衫上憋着的徽章之时,一双水蓝色的眸子闪动着光芒。

   “是南会的佣兵?”

   “不是,这东西就是带着玩的,纯属装饰作用!”

   姜逸心一把拽下了别在衣服上的徽章,这徽章是她离开霍家之前,霍老别在她衣服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