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心。”齐言冷哼一声。

   小宝生气的撅着小嘴望着聂瑶:“大瑶瑶,小宝不恶心的对不对?爹地才恶心,小宝又没有说错话。”

   聂瑶笑着点头:“嗯,你没说错。”

   不管小宝说什么聂瑶都站在他那边,齐言不悦的皱着眉头,索性不说话了。

   聂瑶很少看到齐言吃瘪的样子,忍着笑,“得了,跟小孩子置什么气?”

   齐言扬着英气的剑眉,让保姆把齐弋抱去睡觉,吩咐厨房的人熬汤,愣是把聂瑶喂的胖胖的,用齐言的话来说不把聂瑶喂到两百斤他誓不罢休。

   聂瑶挺无语齐言这人的,用餐的时候尽量少吃,齐言不嫌弃她胖不代表聂瑶不嫌弃,她可不想自己变成满身赘肉,想想就觉得恐怖。

   聂瑶吃得很少,齐言看出来了,一个劲的往聂瑶碗里夹菜,聂瑶吃不下去就给小宝吃。

   小宝就是个吃货,只要是好吃的东西从来不会拒绝,以至于最后把齐言夹给聂瑶的菜部都吃完了,直到肚子圆滚滚的实在塞不下东西后才放下筷子:“我要去看弟弟,爹地,待会儿你收拾餐桌。”

   齐言冷冷的看了小宝一眼,默默的剥着虾放到聂瑶的碗里,聂瑶吃了一些就吃不下去了,“你别光顾着喂我,我又不是没有手,你自己也吃一些。”聂瑶推开齐言伸过来的手。

   齐言挑着眉,脸色阴沉沉的。

   聂瑶有些无奈的夹着菜放到齐言碗里:“我现在伺候你吃总行了吧?你这样子真的很浪费时间。”聂瑶不满的抱怨。

   清瘦高挑的学院风女生

   齐言笑着握住她的手将她拉入怀里,附身在她脸上偷得一吻。

   聂瑶大惊,慌乱的捂着脸:“你亲我干什么?好脏。”

   “不脏。”

   聂瑶:“……”

   说好的有洁癖的呢?居然偷亲她的脸,真的好过分!

   “你松手,那么多人看着呢。”察觉到周围的女佣都在看着他们,聂瑶脸颊泛红,有些不好意思的打着齐言的胸膛。

   “退下去。”齐言冷漠的丢下三个字。

   守在两旁的女佣们纷纷退了下去,等所有人走后齐言才正色道:“现在没有人了,可以亲了吗?”

   “你是索吻狂魔吗?动不动就要亲人?我的脸上都是口水了。”聂瑶很抗拒,想要从齐言怀中挣脱出,却被齐言抓住手腕拉回怀里,低头狠狠的亲了她一口才坑松开手。

   聂瑶连忙从齐言怀中跑开,却牵动了身上的伤口,疼得她脸色都变了。

   齐言吓了一大跳:“怎么回事?”

   “身子疼。”聂瑶小声说道。

   齐言脸色变得有些凝重,二话不说就把聂瑶抱了起来,直接上了楼,小心翼翼的将她安置在床上,“这几天不要乱动,不准到处乱走,有什么需要的话记得提醒我,我帮你解决。”

   “那我要上厕所呢?”聂瑶问了一个很脑残的问题。

   齐言十分真人的道:“我抱着你去。”

   她脸颊微微一抽,有些无奈的垂下头,早知道就不问这么脑残的问题了,虽然这段时间齐言经常在身边照顾她,已经完习惯了,可并不代表聂瑶会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