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基地吃过午饭,我和曹丽回到了星海。

   先到了集团,直接去了孙东凯办公室。

   孙东凯见到我,显出很高兴的样子,对我大大勉励了一番,然后谈到了这次会议的重要性,对我的发言内容也提出了具体的要求,孙东凯的谈话内容和曹丽的基本大同小异。

   我做出认真的样子点头答应着,说下午就开始弄发言稿,尽快弄出来,然后给他审核。

   孙东凯点点头:“既然不想用曹丽的那个发言稿,那就按照自己的思路搞吧,记住我刚才说的几个要点,不要落入俗套,要讲出我们集团的特点和特色。”

   我继续答应着,然后出了孙东凯办公室。

   我在集团已经没有了办公室,要弄发言稿,只能自己找地方。

   我带着笔记本直接去了和老黎喝茶的天福茶馆,找了个单间,打开笔记本,开始琢磨发言稿。

   刚坐下不一会儿,老黎就来了。

   “嘿嘿……又来喝我的茶了。”老黎说。

   “我要忙工作,少打扰我……”

   “哈……忙什么呢?”

   清纯气质少女夏日写真可爱动人

   我简单说了下,老黎点点头:“哦……哦……这是大事,也是正事,还是好事,那忙吧,我不打扰,我喝茶,不和说话可以不?”

   “随了。”我说。

   然后,老黎静静地坐在一边喝茶,我继续琢磨自己的发言稿。

   琢磨了半天,我进入了死胡同,有些棘手了,点燃一支烟,站到窗口看着外面,苦思着……

   我努力不想让自己的发言稿和曹腾搞的那个重复,但要想另辟蹊径却着实也难,因为报业经营就是这些东西,大家的做法和思维基本大同小异。

   老黎似乎看出我陷入了困顿,但却不做声,继续坐在那里慢条斯理喝自己的茶。

   我这时想起了秋桐,摸出手机给秋桐发了个短信:“我回来了,正在天福茶馆搞发言稿,似乎,我现在陷入了死局,思路僵住了。”

   一会儿秋桐给我回复:“关于报业经营,其实只要记住一点,那就是——创新,在创新的思维基础上展开思路即可。”

   看着秋桐的回复,我的心里一动,似乎有些开窍。

   我坐回到电脑前,寻思着秋桐的话。

   “那边能上网不?”一会儿秋桐又给我发来短信。

   “能——”茶馆里有无线网络。

   “我刚给邮箱发了一封邮件,是我整理的集团去年的经营工作报告,完整的经营工作总结,可以参考下。”

   “好的,很好!”我即刻上网,果然在邮箱里见到了秋桐发来的材料,打开,边看边琢磨……

   “光有这个报告总结还不行,还要有自己独特的创新思维和思路,要有新意。”秋桐又发来手机短信。

   “嗯……”我答应着,继续琢磨着。

   这时,老黎慢吞吞说了一句:“小克,我认为,做经营,不管是报业经营还是其他方面的,如果要想与众不同,要想在竞争中获取成功,最重要是要把握住一点。”

   “哪一点?”我看着老黎。

   “四个字。”老黎伸出四个手指晃了晃:“逆向思维!”

   “逆向思维?”我重复了一句。

   “是的……逆向思维是从与正向思维正好对立、相反的方向进行的颠倒思维,或者倒过来想的思维,包括方式颠倒、过程颠倒、功用颠倒、位置颠倒和观点颠倒等。逆向思维只要运用得当,往往会产生正向思维等常规思维原来所意想不到的创新,特别是在在经营管理中的创新作用尤为显著。”老黎继续慢吞吞地说。

   听着老黎的话,琢磨着秋桐刚才的提示,我的眼前突然猛地一亮,来了思路。

   有了老黎和秋桐的提示,根据秋桐提供的材料,我的思路终于豁然开朗,立刻开始着手弄发言稿。

   下班前,我的发言稿弄完了,通过邮箱传了一份该孙东凯,孙东凯看完后,给我打来电话,十分赞赏。

   然后我又给秋桐传了一份,她看了也很满意。

   我放心了。

   点燃一支烟,我得意洋洋地问老黎:“要不要看一看?”

   “没兴趣!”老黎懒洋洋地说。

   老黎的回答让我不由有些扫兴。

   第二天,全省报业经济论坛探讨会如期举行,乔仕达果然参加了会议,而且在会上做了热情洋溢的发言,代表星海热烈欢迎省里和各地市报界领导和同行的到来。

   按照会议议程,我在会上做了典型发言。

   我的发言收效很好,得到了与会领导和同行的一致赞赏,掌声不断。

   省里那位常务部副部长不断点头,乔仕达也面带微笑频频点头。

   关云飞和孙东凯都显得很高兴。

   上午的会议结束,我从会场往外走,我知道我的任务完成了,后面的会议我参加不参加都不重要了。

   常务副部长在乔仕达和关云飞孙东凯的陪同下也出了会场,边走大家边说笑着什么。

   我不打算在会上吃饭,正想借机溜掉,突然乔仕达叫了我一声:“哎——小易——”

   乔仕达叫我,我只能答应着,边走到他们面前:“各位领导好。”

   “呵呵……”常务副部长看着我笑:“小伙很帅很年轻嘛……年轻有为,发言很精彩,讲地很好,这个逆向思维的创新理念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谢谢领导夸奖!”我忙说。

   “老乔啊,看来我们是真的老喽,江山代有人才出,后生可畏的。”副部长笑着对乔仕达说。

   乔仕达也笑起来:“是的,老同学说得对,后生可畏。”

   关云飞和孙东凯也都跟着笑。

   这时,又有参加会议的人过来和常务副部长打招呼,他带着愉快的表情转身和他们交谈起来。

   乔仕达看着我:“小易,现在在集团做什么工作?”

   我看了一眼关云飞和孙东凯,犹豫了一下,没有回答。

   “怎么?”乔仕达看着我。

   “小易,乔书记问就如实回答嘛。”关云飞说了一句。

   “呵呵,是啊,是啊。”孙东凯也笑着附和着,笑得有些干巴。

   “我现在在集团生活基地担任副主任。”我说。

   “哦……生活基地……副主任……副主任。”乔仕达念叨着,突然皱起了眉头,然后看了关云飞和孙东凯一眼。

   关云飞继续笑着,似乎这事和他毫不相关。

   孙东凯则显得有些不自在起来。

   “岗位调整了……离开经营了……由正变副了。”乔仕达嘴里念叨着,看着关云飞和孙东凯:“这是为什么呢?”

   关云飞耸耸肩膀,微笑着摇摇头。

   孙东凯苦笑了下,一时也没有说话,似乎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乔仕达的问题。

   乔仕达似乎对关云飞和孙东凯的表现有些不满,但却又笑起来,又看着我:“小易,知道原因吗?”

   “知道,是因为工作需要!”我回答。

   “哦……工作需要……这理由似乎放之四海而皆准,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适用啊……”乔仕达又继续笑:“小易,对这个因为工作需要而调整的新岗位,满意吗?心里有情绪吗?”

   “我是一名共产党员,党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只要是工作需要,让我干什么我都没有任何情绪和意见。”我开始装逼。

   乔仕达沉吟着,似乎对我的回答挺满意:“多干几个岗位对一个年轻人的成长倒也没有坏处,不过,这岗位调整地倒也很是时候,这工作需要的也倒是很巧……我看这调整是另有其他原因吧?”

   “我没有想那么多。”我回答。

   乔仕达冲我微微笑了下,似乎在笑我的小狡猾,然后看了关云飞一眼,又看着孙东凯:“东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小易的岗位调整似乎该和年前出的那起事件有关吧?”

   孙东凯似乎有些局促,说:“乔书记,是这样的……我们重要还是从小易的个人成长考虑,是从维护集体的声誉出发。”

   “别绕弯子,我只问是不是和那事有关?”乔仕达毫不客气地打断孙东凯的话。

   孙东凯老老实实回答:“是,是有关……年前出的那事,社会影响太大,对集团对小易个人都有很大的负面影响,我们党委出于爱护年轻人的考虑,处于维护集团声誉的考虑,所以才暂时给小易同志调整了工作岗位,让他到生活基地去锻炼锻炼,同时也是让他多接触几个岗位。”

   “理由很充分嘛,呵呵……”乔仕达不咸不淡地笑起来,笑得孙东凯更加局促了。

   “老关啊……”乔仕达看着关云飞:“按说宣传系统的事情,当着的面,我是不该说三到底不该多说的……我说多了,似乎有越级之嫌。”

   “乔书记客气了,是市委书记,市里各级各单位的事,都可以说的,都是有发言权的,这当然和越级无关的。”关云飞笑着说。

   “呵呵,既然这么说,那我就多说几句,说对了们就听,权作参考,说错了,们批评指正。”乔仕达的话说的很有分寸很含蓄。

   “乔书记可不敢这么说,尽管做指示就是了。”关云飞忙说。

   “请乔书记做指示,我一定认真听着。”孙东凯也忙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