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他不择手段的敛财,与一些暗黑的势力接触,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在暗里面做着那只要被抓住就会被枪毙的买卖,就是想着让孟家尽快的壮大起来,就算是在他孟德春的手里不能和霍家相抗衡,至少还能在他儿子的手里有权有势,他有生之年,也能享受享受那种高高在上的生活。

到那时候,谁还敢提他曾经不过是个杀猪卖肉的下等人?

那前前朝的皇帝还做过讨饭的乞丐呢!

……可是如今,他唯一长大成人的儿子却没有了生育的能力,那么他打拼下来的这份家业要怎么办?难不成要交到别的人手里去吗?

……想的越多,孟德春的情绪就越大,他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直到再也忍不住了,跳起来抓住给孟叔衡做诊断的大夫,愤怒的质问:“确定诊断结果是正确的?”

没等大夫回答,他已经暴躁的怒吼出声:“们这群庸医,我儿子一向都健健康康的体魄强壮的,他从笑连小病小灾都没有,怎么会忽然得了这样的绝症?”

“一定是们的医术不够精湛,或者是们诊断错误,们给他治,快给他治,如果治不好,们也就不用在挂牌行医了!”

赵晓娥望着发狂的孟德春,心里一阵阵的发慌,她是最清楚孟德春性格的人,知道如果孟书衡的绝症真的被确定下来,那么包括她和孟叔衡在内的整个大房的人,都将被放弃!

于是,她赶紧在旁边帮衬着说:“对,书衡从小到大的身体一直都很好,从来没有生过什么大病,不可能会忽然就有了这种要人命的绝症呢!一定是们这群庸医诊断错误!或者,即便们的诊断是正确的,但是这个病也不是不可治愈的,是不是?”

大夫被逼的没有办法,也怕话没有说好,会引起整个孟家人的报复,只好无奈的将话说的婉转一些:“大少爷这病,别人诊断错误没有我不知道,我只可以确定我自己并没有诊断错误,而且我还可以确定这病不是先天带来的,而是后天形成的,至于到底是怎么形成的,这需要孟老爷和孟梦夫人亲自问一问大少爷,他到底做了一些什么样的事情导致如今身体亏损的如此厉害?要说治愈,或许也是能治愈的,但是,请恕我没有这个能力,我承认我只是一个医术浅薄的大夫,这世上还有很多比我更厉害的大夫,所以们如果想要治愈大少爷的病,我是不行的,只能烦请孟老爷和孟夫人另请高明了。”

说完这几句话,大夫又马上补充:“孟老爷和孟夫人请放心,关于大少爷的病情,我断然不会在外面乱说,只当我今天并没来过孟府,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没有听见,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曾为孟大少爷号过脉诊断过。如果孟老爷孟夫人以及大少爷没有别的事情,我这就先告辞了。”

说完,大夫提上了自己的医药箱,转身就走,好像生怕慢了一步,就会被孟家人给纠缠上似的。

早起和牛奶的女生纯白图片

孟德春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阴沉,憋了满肚子的火气,转过身,指着赵晓娥就是一顿痛斥:“看看教养出来的好儿子,去问他,他这几年在国外留学都做了些什么事情,他自己找死不要紧,我也不拦着他,可是他也不能忘了,他到底是姓孟的,我孟家好吃好喝的养育了他这么多年,别的事情也不求着他,就盼着他能将孟家的香火传递下去!所以,我才给他定了一定要娶一个清白的千金小姐为妻或者生个孩子才能继承家业的规矩。可是他现在的这个情况,还想让我将孟家的家业交到他的手上,这不是让我自掘坟墓?我可告诉们,如果他这病治不好了,孟家的家业我是绝对不可能交到他的手上的!”

赵晓娥一听,顿时就着急了:“老爷,这是什么意思?书衡可是我们孟家的嫡子和长子,不将家业交到他的手上,难不成还想交到别人的手上去不成?”

孟德春冷哼了一声:“们也不要忘记了,我孟德春家也不是只有他孟书衡一个儿子。”

赵晓娥和孟书衡的身体都僵住了。

赵晓娥更是气的大吵了起来:“不肯将家业交到书衡的手上,难不成还要交到那个不满周岁的小奶娃手上?”

孟家确实不是只有一位少爷,只是另一位是姨太太生的,还抱在怀里呢!

“如果这孽子不争气,说的这个可能也不是没有。”孟德春还真的开始这件事的可能性。

“可是那小东西才多大一点儿?尚在襁褓之中,又怎么知道他以后长大了就一定比我的书衡优秀?”赵晓娥不依不饶。

孟德春马上回答:“所以,我决定从今天开始,就将他接到我的身边来,我亲自将他带大,亲自培养他……不过,我也可以再给们一些机会!”

“孟书衡,给我听好了,在弟弟长大之前,如果能将这病治好了,娶个身家清白贤惠淑良的妻子回来,给我多生几个孙子,我倒是也可以原谅现在的错误。但是,这段时间就给我呆在自己的院子里,好好的反省吧!”

说完孟德春就一双袖子,愤愤的离开了。

屋子里很快只剩下赵晓娥和孟书衡两人,赵小娥只好沉着一张脸,走到孟书衡的床榻边问他:“书衡,这件事就没有给我说清楚,现在先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是说到霍家去参加那位国外老师的洗尘宴,是想趁机再拉拢一些势力到我们孟家来,也好为我们孟家的烟土生意多寻几个遮掩的吗?可是怎的真的事情没有办成,却让那么多人都知道的身体有这病?提前知道自己有这个病吗?为什么母亲从来没有听提起过呢?这病到底是怎么来的?赶紧和我说一说,我也好帮想想办法啊!”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