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璐的手有些凉。

“哎——秦璐,不要这样。”我说。

“我手冷,借个暖和的地方。”秦璐说。

“唉……”我叹了口气。

“易克,叹气干嘛啊?”秦璐说。

“不干嘛。”我说。

“呵呵……”秦璐笑了下,接着也没有说话。

然后,秦璐的手就一直放在那里,然后,秦璐又将脸贴到我的脖颈后方,在那里不动了。

半天,我觉得脖子后热乎乎湿乎乎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往下流。

我的心一颤,我靠,难道秦璐哭了?她的眼泪流到我的脖子里了?

秦璐为什么哭了呢?

我当然不知道。

呆呆的站在镜子前

女人啊,真的是难以琢磨。

官场的女人更难以琢磨。

风雪中,我艰难前行,终于到了酒店大堂门口。

“到了,秦璐!”我说,想放下她。

“不要停,直接进电梯。”秦璐没有放开手,继续搂住我的脖子。

“——”我一怔。

“我怎么了?”她说。

“要到几楼?”我说。

“17楼。”秦璐说。

我又是一怔:“17楼?……不是来这里吃晚饭的?”

“我告诉我是来这里吃饭的了吗?我什么时候说了吗?”秦璐说。

是的,不错,她没说。只是我一开始就以为她是要来这里吃晚饭的。这个时辰到酒店来,不都是奔着吃饭来的吗?

“……到17楼……来找人?”我又说。

“问那么多干嘛?先把我背到电梯再说。”秦璐说。

我于是背着秦璐进了电梯,然后按了17,电梯往上升。

“下来吧?”我说。

“算了,出了电梯还得背我,干脆就将就下坚持下吧。”秦璐说。

我没有做声。

很快到了17楼,出了电梯,我说:“哪个房间?”

“1722!”秦璐说。

我直接去1722房间,到了门口,伸手就敲门。

边敲门边想开门的会是什么人?会不会是我认识的人。

“别敲了,用这个开门。”秦璐接着摸出了房卡。

“啊……房间里没人?”我说。

“是的。”秦璐说。

“怎么有房卡?这是开的房间?”我说。

“是的……怎么?不可以?”秦璐反问我。

我疑窦顿生,秦璐怎么自己在这里开房间呢?她是要干嘛呢?这房间是她今天刚开的呢还是开了好久一直在这里住的呢?

脑子里一串问号。

我不再问,直接用房卡打开门进去,是一个豪华单人间,大床房。

我用脚踢上门,然后直接进去,将秦璐放到床上,让她坐好。

然后,我直起身,长出了一口气,看着秦璐:“……这会儿感觉还好吗?”

此时,我看到秦璐的眼睛有些稍微发红,似乎是路上流泪的缘故。

秦璐看着我,捋了捋头发,点点头:“感觉稍微好点,屁股不大疼了,就是后脑勺还疼……还有,脚脖子一动还疼。”

我皱皱眉头:“脚脖子好说,后脑勺别是磕碰太厉害了,说不定会有脑震荡的……要不,我打个120,叫个救护车送去医院,做个CT,检查下的脑袋。”

秦璐忙摆手:“别,别,不用那么折腾……我的身体没那么娇气……我觉得没到那么严重的程度,或许休息一晚明天就会好了。”

听秦璐这么说,我松了口气。

“刚才说脚脖子好说,怎么个好说法呢?不能走路,多痛苦啊……”秦璐说。

我没有说话,蹲下身,直接脱秦璐的靴子。

秦璐没有说话,看着我的动作。

脱掉鞋子之后,秦璐说:“要不要我把袜子也脱了吧?”

我说:“不用……这样就行,我给揉揉……很快就会好的。”

“哦,还会这手艺啊……”秦璐笑起来。

我将秦璐的小脚放在手里,开始揉捏她的脚脖子。

我的用力不重,恰到好处。

“哎……好舒服……的手艺真不错。”秦璐说。

我抬头看了一下秦璐:“秦璐。”

“嗯……”

“刚才来的路上哭了,为什么?”我说。

“没有啊,我没有哭!”秦璐说。

“那我都脖子感觉到了,湿乎乎的东西在流淌。”我说。

“那是雪花融化流的。”秦璐说。

既然她如此说,我就不再坚持了,继续给她推拿揉捏脚脖子。

“一开始以为我是来酒店吃饭的?”秦璐说。

“是的。”我回答。

“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在酒店有开的房间,是不是?”秦璐又说。

“是的,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也不必一定要告诉我……”我说。

“觉得我会不会告诉?”秦璐说。

“告诉不告诉,这对我都没有什么意义!我还是建议不要告诉我!”我说。

“为什么?”秦璐说。

“不为什么,只是我对此没有兴趣!”我说。

“但心里其实一定会对此有一些猜测和想法。”秦璐说。

“没有!”我说。

“撒谎!”秦璐说。

“我说了没有,当然非要说我撒谎,我不辩解!”我说。

秦璐不说话了,低头怔怔地看着我。

我也不说话了,专心给她推拿。

“刚才背我的感觉真好。”一会儿,秦璐说。

我抬起眼皮看了一眼秦璐,没有说话,又低头继续推拿。

“真希望那路永远也走不到头啊……唉……”秦璐轻轻叹了口气。

“这世上就没有不到头的路,再长的路也有尽头。”我说。

“就像人生一样是吧,再长的生命,也有尽头。”秦璐说。

“是的……没有不死的人,早晚都得死,活一天少一天了。”我说。

“也可以说是活一天多一天了。”秦璐说。

“都有道理!”我说。

“易克——”秦璐说。

“嗯……”我没有抬头。

“刚才……路上……我亲的时候,感觉好不好?”秦璐说。

“额……”我抬起头看着秦璐,一时没有说话。

“说实话。”秦璐看着我。

我说:“好不好不知道,反正就是麻酥酥的。”

“那就是好了……喜欢我亲吗?……想亲亲我吗?”秦璐说,眼神里带着几分期待和热切。

“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这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问题在于不能亲我,我同样也不能亲……”我说。

“为什么呢?”秦璐说。

“不为什么。”我闷声说。

“我知道其实是想说因为有未婚妻了,不可以随便让别的女人亲,也不能随便亲别的女人,要为海珠守节是吧。”秦璐带着愚弄的口气说。

我说:“海珠不是我的未婚妻了。”

“哦……”秦璐眼神一亮,看着我。

我继续说:“她现在是我妻子了……我们已经登记了。”

“额……”秦璐呼了口气,咬咬牙:“原来们已经登记了……如此说,我实在是该祝福们了……真快啊,这么快就登记了,成为法律上的夫妻了……不错,登记很好,走法律程序很重要。”

“很重视这个法律程序吧?”我说。

“是的,我是很重视……法律程序,登记……这意味着很多东西。”

秦璐的话让我似懂非懂。

“想知道意味着什么吗?”秦璐说。

“说。”我说。

“暂时不说了……休息一下吧,这会儿也挺辛苦的。”秦璐的口气有些温柔。

我推拿了这半天,手还真有些累了,住了手,看着她:“站起来走走,看还疼不?”

秦璐站起啦走了两步:“轻多了……只是还有些疼……的推拿还真有效果。”

我说:“不会好的那么快。”

秦璐又坐下:“不过有这么好的手法,待会儿再给我推拿推拿,说不定就很快好了。”

我没有说话,看来我一时半会儿走不开了。

听秦璐的口气,也没有让我走的意思。似乎,她没有约人来这里。

“还没吃晚饭吧?”秦璐说。

我点点头。

“我也没吃……我们一起在这里共进晚餐吧,我打电话到餐厅要饭,让他们送过来。”秦璐说。

“这……”

“怎么了?不乐意和我一起吃饭?”秦璐看着我。

“那倒不是……”我说。

“那就好了。”秦璐说着摸起床头的电话,打给餐厅,点了几个菜。

我站起来坐到沙发上,看着秦璐。

“看我干吗?”秦璐说。

“长得俊。”我说。

“呵呵……嘲笑我?”秦璐说。

我笑了下:“秦璐。”

“嗯……”

我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了。

“想说什么?”秦璐用柔柔的目光看着我。

“没有什么。”我说。

“呵呵……”秦璐又笑起来:“是不是觉得有些怪怪的。”

“是——”我说。

“今晚很巧啊,正好就那么撞到了我,正好我就被撞倒了……正好今天还是风雪交加,说咱俩是不是有缘呢?”秦璐说。

“这算是什么缘?”我说。

“任何一次巧遇,其实都是缘,不是吗?”秦璐说。

“未必是……”我说。

“但我觉得是……”秦璐说。

我不做声了,摸出烟盒,想抽烟,打开一看,没有了。

“我出去买包烟。”我说。

“不用出去,房间里有,在那边。”秦璐指了指房间的商品橱柜:“那边有烟,自己过去拿吧。”

我也不客气了,过去拿了一包中华烟,打开抽起来。

房间里还有个小酒柜,里面有白酒红酒啤酒。

我坐在沙发上抽烟,秦璐坐在床沿看着我。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